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红色记忆 >> 红九军团长征中在黔西北的两次战斗
红九军团长征中在黔西北的两次战斗
作者:文|宋 渊  发布日期:2019/5/16 阅读次数:次
菜籽坳战斗纪念碑(资料图片)
梯子岩(资料图片)
  红军长征是人类军事史上的一个奇迹。作为长征主力部队之一,红九军团在长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一万多人的队伍,走完长征路的只有十分之一,是真正的“九死一生”。红九军团在黔西北的金沙、大方两县,10天内打了四场硬仗,三胜一负。本文取其中规模较大的两次战斗简述如下。
红九军团长征中在黔西北主要有两次较大规模的战斗,分别发生在金沙县和大方县,一胜一负。

  红九军团概况
  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团是1933年10月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初期中革军委决定组建的。组建时,罗炳辉任军团长,蔡树藩(后为何长工)任政治委员。九军团下辖第三、第十四两个师和两个直属独立团,全军团共1.15万人。长征出发后,红九军团担任左翼,随红一军团之后掩护军委纵队行动。
  1934年10月10日,红九军团参加长征,此时编制为:军团长罗炳辉、政治委员何长工、中央代表何克全、参谋长郭天民、政治部主任李涛,下辖第三师和第十四师。
  1935年7月,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,红九军团改编为红三十二军,随红四方面军活动。1936年7月,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军团、红六军团会师后,根据中共中央命令,红三十二军与红二、六军团合编为红二方面军。
  1937年,原红九军团主力编为八路军120师359旅一部,投入抗日战场。

  老木孔突击战
  湘江血战,红军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,元气大伤,人数由出发时的8.6万余人锐减到3万余人。红九军团也大半伤亡,被迫将原有的两个师缩编至3个团,共计2000余人。1935 年1月下旬至3月中旬,中央红军为了摆脱国民党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,在川、黔两省交界的赤水河畔展开了著名的“四渡赤水”之战。3月21日至22日,中央红军第四次渡过赤水河,由川南的古蔺地区再次回到贵州遵义地区,准备南渡乌江,绕过贵阳直逼云南。为了实现南渡乌江的计划,中革军委决定把红九军团暂时留在乌江以北地区活动,给敌人造成错觉,以掩护主力红军的行动。1935年3月底,朱德按照中革军委的决定,致电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和新任军团政治委员何长工,明确指出:“我一、三军团明二十九日继续南下,争取控制乌江,执行新的行动。九军团的任务须在马鬃岭西北路上摆露天红标语,路侧放烟火扮炊烟、散消息,伪装成我军主力将在此地区诱敌向北出击而消灭之的模样,以便我主力借此秘密迅速向南转移?!?br>  3月27日,红九军团在仁怀马鬃岭接受中革军委布置的“伪装主力、诱敌向北出击”的任务后,脱离主力红军,兵分两路向长干山、枫香坝运动,以钳制周浑元、吴奇伟之敌纵队,掩护红军主力通过遵(义)仁(怀)封锁线,向乌江边行进。为此,红九军团在长干山、马鬃岭地区一会儿折东、一会儿转西,在行军中拉长距离、多打旗号,在马鬃岭西北路上摆露天红标语等,故意让敌侦察机发现。同时,还施放烟火,制造声势,迷惑追敌。部队忽而东进,到白腊坎、南白一带活动,并派人调查经湄潭和凤冈去湘西北的路线,扮成红军主力将去湘西与红二、六军团会合的模样;忽而又西进,转向西北的松林和芝麻坪方向,摆出红军主力将北渡长江的架势。红九军团的东进西跑声势浩大,使敌人误以为红军主力还徘徊在乌江一带,赶紧调兵遣将围剿红军。就这样,使追剿“中央红军的国民党2个纵队6个师跟着红九军团在乌江北岸捉迷藏”,等到敌人发现上当时,红军主力已经成功渡过乌江。红九军团大胆而巧妙的掩护行动,使毛主席变成了国民党军的“总司令”。
  红一军团突破乌江后,中央纵队及红三、五军团也即将过江,中革军委电令红九军团逐次向南移动以掩护大军过江。4月初,中革军委又电令红九军团务必于4月3日上午8时前赶到沙土尾随主力红军过江。但是,当红九军团冒雨夜行绕道赶至沙土时,已是4月3日下午2时左右,超过军委规定时限6个多小时,并且还有几十里山路要走才能赶到乌江边上。与此同时,红九军团派出的侦察分队回报,为防追敌过江,留守渡口浮桥的红军干部团迫于敌情已将浮桥拆掉,并发现追敌吴奇伟、周浑元纵队的先头部队已从乌江上游迎面扑来。在浮桥已拆和追敌逐渐逼近的紧急情况下,红九军团向军委请示今后的行动。当夜8时,军委电示红九军团:“向沙土、底水以东隐蔽”。红九军团根据军委电令,连夜向沙土东北疾进,走出约20里后又折向西北往木孔方向前进,及时摆脱了吴奇伟、周浑元纵队的追击。
  4月4日下午5时许,红九军团抵达木孔后休整,侦察人员从当地贫苦农民口中得知,黔军正从遵义鸭溪方向追来。为了摆脱追敌、掩护中央纵队,红九军团领导立即召集连以上干部开会,介绍敌情、研究对策,决定拟定作战方案对追敌给予狠狠打击。根据木孔这一带的有利地形,军团领导决定采取伏击战打击追敌。这次伏击战的地点选择在菜籽坳,参战部队指挥员为:
  第七团(营)团长洪玉良,政委周生珍;
  第八团(营)团长崔国柱,政委幸士修,副团长李松;
  第九团(营)团长刘华香,政委姜启化;
  教导营(大队)营长彭上坤,政委黄胜明;
  军团侦察科科长曹达兴,作战科科长刘雄武,侦察连连长龙云贵,特务连连长萧新槐。
  兵力部署是:九团在正面,七团为右翼,八团为左翼,一旦正面九团打响后,七、八团从左右两翼包抄。侦察连和特务连为预备队。敌众我寡,擒贼必须先擒王,攻击的重点是先打敌指挥机关,使其指挥失灵,从而使敌不战自乱。为此,红九军团主动从木孔向东行至菜籽坳,依靠地形设置伏击圈隐蔽埋伏于灌木丛中。4月5日拂晓,红九军团进入阵地。8时许,敌先头部队开始进入伏击圈,犹如长蛇一样,敌军陆续钻进了我军的口袋阵。12时,当敌指挥机关已全部进入伏击圈时,红九军团指挥员见时机已到,一声令下发出攻击信号。一瞬间,各种轻重武器一起开火,机枪声像炒豆、手榴弹像雨点一样飞向敌群。国民党军措手不及,被打得晕头转向,但很快就从最初的慌乱中清醒过来,立即组织抵抗。负隅顽抗的敌人几次组织反扑,都被红九军团一一击退,并分割包围起来。激烈的战斗持续了数小时,渐成胶着状态。战斗从中午一直打到下午,突然,战争史上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,上万敌军差不多同时停止了作战,阵地上一时间竟然听不到枪声了。原来,素有“双枪兵”之称的黔军大烟瘾发作,官兵都要抽大烟。早年在滇军当兵的罗炳辉将军熟知黔军这一恶习,立即抓住这一稍纵即逝的宝贵战机,命令全军发起冲锋。10多名司号员同时吹响冲锋号,红军将士从将军到士兵直至文职人员和炊事员,全军跃出丛林,如猛虎下山杀向敌群,打得敌人乱作一团。正所谓兵败如山倒,在红军的强大攻击下,黔军战斗意志彻底崩溃、战力尽失,纷纷举手投降。这次伏击战,敌我双方五公里内兵力比例为7∶1,红九军团指挥得当,战术高超,将士勇猛,终获大胜,击溃黔军犹国才部7个团,消灭敌军300余人,俘敌1800多人,平均每个红军战士消灭或俘获敌军一名。缴获长短枪1000余支,敌师长魏金镛被击伤?;苹枋狈?,战斗全部结束,部队返回木孔宿营。多年以后,老木孔战斗旧址仍不时有朽烂枪支弹药出土,印证了当时战斗的激烈程度。金沙县党史研究室还了解到,有一位广西籍的黄姓红军战士在此役中负重伤,得到当地老百姓的帮助养好伤并在金沙生活了五年后才离开。人民的军队人民爱,这是革命老区人民对红军深情厚谊的具体例证,事实上,这种情况在黔西北地区普遍存在。
  老木孔伏击战是红九军团单独行动以来打的第一仗,可谓以少胜多、以弱胜强,智勇双全、敢打必胜。这一仗,不仅沉重打击了尾追之敌,而且也使附近的敌人闻风丧胆、退而不敢应战,数万敌军因此龟缩不前,从而使红九军团的行动更加主动自由,一时出现了前无堵军、后无追兵的大好局面。红九军团的行动,更重要的是有力地配合和掩护了主力红军的南进,在战略上起到了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,是贯彻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光辉范例,被誉为“战略轻骑兵”。美国著名记者索尔斯·伯里评价:“如果说‘四渡赤水’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史上的皇冠,那么老木孔突击战就是这顶皇冠上最耀眼夺目的明珠?!?br>
  猫场战役
  4月6日,红九军团离开木孔往西行至平坝。7日,接军委关于红九军团向毕节、大定前进的电令后,部队经桂花、石场、太平等地进入大定(今大方)境内,当天轻取长岩。8日智取瓢儿井盐防军,在该地休整三日。12日继续西进宿于八堡。13日入毕节县境小坝、石关口地域。14日折回大定县境经响水、双山宿于野麻阆。15日经枫竹坝、箐篼牛?。ㄏ置<┯谙挛?时左右到达以列猫场。红九军团在这里被黔军刘鹤鸣部勾结当地土匪武装偷袭。
  猫场位于大方县西部52公里处,旧时名为“以列”,其领主阿可以列是水西安氏宗亲,属火著则溪,是水西四十八目之一。此地地形从兵法上讲属四战之地,易攻难守,历来都是兵家所忌之地。当年,这里是土匪横行的地方,猫场附近地主土匪武装共有2000余人。
  来到猫场后,以罗炳辉将军为首的军团领导勘察了周围的地形,感到在猫场宿营很不安全,但因为时已黄昏,猫场周围尚未发现敌人活动,加上连日来的胜利,也有一定的轻敌思想,同时战士们又累又饿,确需休息调整,于是决定在这里宿营,第二天凌晨出发,并派了后卫八团一个连放哨警戒。
  当时的猫场,在街口的财神庙和另一头街口的以列小学、街上、韦家寨都住满了红军部队,军团司令部驻在当时街上的商会局房屋内。红军到来,当地大户、土豪地主闻风逃避,猫场韦家寨有名的大地主李超凡家也全家逃往干沟岩洞,只留下长工胡顺清一人看家。据胡顺清后来回忆说,当天夜里,驻扎在李超凡家的红军发了一夜的电报,电报声一直响个不停。其他百姓因不明情况,误信国民党当局及当地地主豪绅的传言,也有出走的。
  红军到来并不扰民,所到之处不仅秋毫无犯,还帮助当地老百姓挑水、扫地、舂米等,有的老百姓就陆续返回。红军向他们打听情况,宣传革命的主张,并沿街书写、张贴宣传标语,如“要翻身、当红军”“打土豪、分田地”等等。时隔多年,现在尚能看到残存的标语。
  猫场土匪头子陈志廉、陈全生以及坡脚地主武装汪筱恒等见红军声势浩大,不敢轻举妄动,得悉箐篼牛场驻扎有黔军刘鹤鸣部,于是便连夜与其联系,共同策划偷袭红军。国民党军与土匪武装分为三个部分从三路进攻红军:一路由陈全生部带路经滑石板沿坡脚到猫场的大路侧攻;一路由陈志廉配合带路,由松林坡上官家大山直压猫场街口,担任主攻任务;一路由汪筱恒部带路,下七家桥、抵刘家垭口截断红军向东南方向(天生桥方向)的退路。敌心险恶,准备包饺子,一口吞掉九军团。
  当晚,红军连哨发现远处有火光、狗吠不已。连哨当即向后卫团八团团长崔国柱报告,崔麻痹大意,不假思索地说:“贵州地气潮湿,容易出现鬼火,你们注意观察就是了?!彼低攴碛秩朊??;鸸?、狗吠声越来越近,连哨再次报告,崔国柱仍不以为然地说:“贵州很穷,这也许是逃荒的老百姓?!奔炔徽彝耪?、副团长商量,也不向军团部报告,个人独断命令连哨继续加强观察了事。次日凌晨,红军已经开始做饭,准备离开猫场,敌人趁红军岗哨撤离之机,随即占领了官家大山及右侧高地,并架设好轻重机枪,敌二营及陈志廉队伍由官家大山及大路上向猫场街口发起冲击。红军临危不惧,对攻击之敌发起反冲锋,但由于高地已先被敌占领、地形不利,红军屡次冲锋未能抢占高地,伤亡较大。此时,敌三营于东南面抢占白龙庙,对街口、财神庙发起攻击。红军几面受敌,情况十分危急。此地已不宜久留,军团长急令后勤、辎重、电台、政工部门、直属机关及几十个马驮子,由腿残行动不便的军团政委何长工同志率领,先行向梯子岩方向撤走。同时命令各团交替掩护,边打边退,向梯子岩方向撤离。红军因不熟悉地形,以致七团误退到赖石沟,沟里全是大树林,行动不便,主攻之敌跟着压下来,侧面敌人也发起攻击,红军形势不利,伤亡较大。少数部队误向天生桥方向撤退,遭敌人抄袭部队袭击,七团团长洪玉良带的一个排被打散,洪团长和几个战士向枪声多的地方追进才找到队伍。七团的一个连在撤退中只剩下二十几个人,连指导员李世彪右脚掌被打穿,通讯员过去背他,通讯员也牺牲了,最后司号员接过指导员的公文包仓促撤下。
  队伍撤到梯子岩脚时,因马驮上石级较慢,尾追的三股敌人合为一股,对红军跟踪追击,十分猖狂。此时九团在韩家寨执行阻击任务,九团团长负了伤,九团已难支撑。军团领导及时动用教导队投入战斗,一个猛烈的反冲锋,很快将敌人压回去。同时侦察连已占领了梯子岩岩顶,向敌人开火了,教导团和各团才陆续向梯子岩上撤退。敌人鉴于红军已在岩顶架设了机枪,不敢直接向梯子岩正面靠近。陈志廉、汪筱恒的队伍还不死心,就爬侧面山坡,妄图绕道追击红军。到下午两点左右,红军终于全部通过梯子岩,继续向纳雍方向转移。当地主土匪队伍爬上山坡时,见红军已走,只放了几枪,便返回猫场。因敌人也有部分伤亡,弹药消耗较大,又慑于红军的强大战力,不敢再追。
  红九军团猫场一战牺牲、打散了四百多名优秀红军战士,其中九团七连指导员罗洪标系后来的开国少将。当时他因带领连队阻击敌人而与主力部队失散,得到当地老百姓冒死掩护,以外地长工身份潜伏下来长达一年,直到红二、六军团进入黔西北后,才找到部队,重归红军长征队伍。将军晚年曾回访猫场故地,寻访感谢当年救助自己的父老乡亲,真实再现了红军与人民群众的鱼水情深。(作者单位:金沙县史志办)
 暂无评论!
发表评论
姓名:
评论:
(字数不能超过300个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剩余字数:
本类热点